新普京棋牌

用户登录

新普京棋牌

就是悬崖我也要跳

来源:文艺报 | 李迪  2020年04月30日06:08

湖南湘西十八洞村全景

本文作者采访隆英足

我永远也忘不了妈妈的眼泪!

这是隆英足跟我讲的第一句话。

这样的话也让我永远难忘。

跟隆英足约了几次,她都很忙。

这天,她说晚上要到村委会来开会,我们可以在会后相谈。

我从梨寨子赶到了村委会。值班的人告诉我会已经开了不短时间,马上就要散了。我在大厅的角落里选了一张桌子,坐下来,等待她。事先在微信里,我告诉她,我穿着红羽绒服、白裤子,戴了一个茶色小墨镜。谁也没见过谁,就当见面的暗号吧。

守候不多时,散会了。参加扶贫工作经验交流的代表们,说笑着陆续走出会场。人有点儿多。后来,村委会主任隆吉龙告诉我,我要采访的不少人都在这个会上。我当时心里很激动。

不过,天色已晚,我只能捉住隆英足了。

在陆续走出的人群中,一个瘦瘦小小的弱女子径直向我走来。

我的目光绕过她,往她身后看。

她忽然说,你还看谁呀?我就是隆英足!

哦!我不由得吃了一惊。

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奇女子吗?

这时,在灯光下,我看到了她那双大眼睛。

明亮的,聪慧的。

她在桌子对面坐下来,开口就说了那句让我难忘的话——

我永远也忘不了妈妈的眼泪!

李老师,那年开学前,妈妈把我家五姊妹叫拢,望着我们每个人,说,孩子们,咱家就那点儿地,一个人不到一亩,能打多少粮?爹妈实在抬不起头,供不起你们都上学了。可喊谁退出来呢?你们都是妈的心头肉……

说着,妈哭了。

那泪水不是流出来的,是大坨大坨掉下来的。

真让我心酸!

妈,你莫哭了!我说,我退出来!我的功课不如姐妹们的好,我不上学了。我出去打工,去挣钱。不让爹妈抬起头来,我誓不为人!

妈一把把我搂在怀里,哭得不能收拾。

第二天,我的姐妹们背着书包去上学,我揣起粑粑走上打工路。

带着对课堂的留恋,带着不像一个女孩儿的誓言。

我是1973年生人。那一年,我14岁。是家里的老二。

老大是女儿,老二还是女儿。想要儿子的爹妈说,足够了,下一个该生儿子了。就给我起了个名字叫英足。意思是,应该满足了,该生儿子了。结果,一连生了三个,都是女儿。

打住,彻底满足了!

李老师,我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。很多人问我是啥意思,我都没说。有点儿说不出口。

老人们都说,穷家富路。可我哪儿有钱呢?听人家说,要打工,就要到省城长沙,那儿好找活儿。

我扒火车。被揪下来,再扒。再被揪,再扒。

几天几夜,终于到了长沙。

一看自己像个叫花子,不敢进城。咋办?

正是收谷子的季节,地里都缺人手。我在郊区黄花镇停下脚,帮人家收谷子。能管饭吃,还论天给钱。钱虽然不多,但却是我一块一块挣下的。

这一块一块的辛苦钱,是我的人生第一次。每一块在我眼里都是金块儿。

我把钱攒下来,在心口上都捂热了。然后,寄给了妈。

有一天,给一家李姓大户收晚稻。我管户主叫叔。

稻田无边,转眼成垛。

李叔说,你真行,愿意留下来帮我喂猪吗?每月给你300。

啊?每月300!我顿时心跳加快。一张嘴,能跳出来。

李叔,我愿意!我在家就喂过。

我连想都没想就接过话。心想,不就是喂猪吗?

可是,当李叔带我跟猪见面时,我惊得合不拢嘴——

哎哟妈呀,1000多头!这还是猪吗?

李叔说,咋不是?你挨个看看!

我当真看了。的确,每一头都是猪。

从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猪,我吓惊了。

李叔说,打扫猪粪清猪圈,你干不?

干!

没干过的人不知道,这是最脏最累的活儿。

我一干三年。累死累活,人熏成猪。

晚上钻进被窝,就像钻进了猪圈。

第二年,上百头母猪赛着要生猪二代。猪丁兴旺啊!

李叔一个人忙不过来,就教我如何给猪接生。

在家里,我从没给猪接过生,都是妈做的。

跟着李叔,我从一无所知,吓得惊叫,到一个可以拿奖的接生婆。

这些猪大妈们,没黑没白没计划,我生我快乐,活活把我炼成了千手观音。你生你快乐,我接生我也快乐!

接下来,李叔又教给我,防病、治病、打针、阉割,没有他不教的,没有我不学的。

我看李叔家也是农民,但是日子过得飞起来,有房还有车。那个时候,有车有房的人家很了不起。他好像有两三个企业,喂猪是最大的。他为什么这么会喂?为什么懂得这么多呢?

我问他,你是大学生吗?

李叔说,不是,只读到初中。

我心里暗暗吃惊。又问,你只读到初中,怎么会懂得这么多技术,猪场搞得这么好。

李叔说,我都是学来的。跟你一样,跑出家去给人家干。从打扫猪圈开始,什么脏活累活都干。在干中我慢慢学会了这些养猪技术,就回来自己养了。光给人家打工不成,还是要自己干。

李叔的话,像种子种在了我心里。

我在李叔家一直干了5年。开始,他什么也不教我。3年后,他看我吃苦耐劳,什么时候脸上都是高高兴兴的,就特别喜欢我,把我当成亲人。

李老师,你想我怎么能不高兴呢?

我是从很苦很苦的日子里走过来的,从懂事的时候从来就没有吃过一次大米饭,天天都是红薯饭、萝卜饭、南瓜饭,里面只有几粒米。炒菜的时候,妈根本舍不得放油。那时候我五六岁吧,一看妈要炒菜就跑过去,馋啊。我家的灶很高,我搬个小板凳看妈炒。她用筷子卷个布条,往油瓶里插一下,往锅里抹抹,就把菜放进去炒。没有办法啊,家里养个猪到过年杀了,还要卖钱供我们几个孩子读书。现在,我住在李叔家,有好吃好喝,又有工资,跟到了天堂一样,我怎么能不高兴呢?后来,我知道,一个月李叔给我300块是最高的。一般出来打工的能挣到200就不错了。我心里好高兴,从不觉得苦累。

李叔开始信任我了,有时候让我帮他们家做事。我什么事都做得很好。他就慢慢教我一些养猪的技术。他说以前到我这儿来打工的人不少,不像你这样,不怕苦累,责任心又强。他们在我这儿干两三年,我什么技术都不教的。李叔不但教我技术,对我真的像一家人。一年给我买两身衣服,热天买一身,冷天买一身。

干到第五年的时候,李叔终于对我亮出了他最后的绝活儿:人工配种。就是取公猪的精子,直接配给母猪,成活率很高。这个技术以前我连听都没听说过。当然,在我那还很落后的家乡,更没人知道。要配种的时候,都是赶着公猪过去。山高路远。到了地方,公猪走得太累了,根本配不了,白白赶过去。这个人工配种技术,是我在李叔家收获最大的。

他那样认真地教我,不知道我心里的种子已经发了芽儿。我有了想法,什么都学会了,我要回去自己做,就像李叔当年学会了技术自己回来做一样。我要回家乡去创业,让爹妈抬得起头来。

这天,李叔对我说,你学会了人工配种,养猪这行,就没你不会的了。你勤快老实,是个值得信任的人。我想把猪场交给你,每月给你5000块,年终还奖励几万,你看行不?

哎哟,每月5000块,年终还有奖金!

这对我来说,在梦里都没梦到过。

可是,我心跳正常。

说实话,我对不起李叔。我已经有了二心。

我说,叔,你对我这么好,谢谢你,再三谢谢你!我不想干了。

李叔吃了一惊,为啥?

我说,李叔,我家穷啊,家里有爹妈,有爷爷奶奶,还有四个姐妹在上学。一家人都指望我!可是,靠我在这里打工,叔给的钱再多,也养不活这一大家子人。我在这里打工也不是一辈子的事。我想回去创业。自己干。像你当初一样,离开打工的地方,回乡自己创业。我要回去开办猪场,挣更多的钱,让家里过上好日子,让爹妈抬头做人!叔,我对不起你,请你原谅我!

李叔听我这样说,半天也不出声,人好像在做梦一样。

我流泪了。

我又说,叔,我真的对不起你,请你一定原谅我!

李叔长叹了一口气,说,我培养你好不容易,5年了,什么都教会了你,你却要回去。你走了,我怎么办?我不是不支持你回乡创业,你能不能再帮我干几年,到时候我拿出一笔钱来支持你创业。

我说,叔啊,我没有法儿感谢你了。如果再干几年,年纪一年大一年。回去就要结婚。我就是不结,爹妈也会逼着我接。我一结婚一生孩子,还创什么业啊?我回去要从零开始,被结婚生孩子一拖累,说不定就永远是零了。那样我也对不起你这几年对我的培养。

李叔说,你说的有道理,我留不住你了,你想回去就回去吧!我给你拿上8000块钱,当个本钱吧。如果不行了你再回来。

我哭成了泪人。

我告别了李叔,他送了又送。

一路上,我不知回了多少次头。

面对每月5000块的收入和年底的奖金,李叔又对我这么好,我离开对吗?我的选择对吗?未来又会是什么样?

尽管一路回头,但我终于没有停足。

向前走,向前走,向着家乡飞虫寨而去。

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,全家没有一个人同意我养猪!

养猪是我们苗家百姓的传统,家家都有两三头,过年杀了熏腊肉。

妈说,你看谁家靠养猪挣钱了?

爹说,养个猪一年到头能吃上就不错。要是害了病,过年只能看人家吃。

我说,我看到李叔养猪挣钱了。我不是养一头,要养成百上千头!

爷爷说,你疯了?成百上千头?你背得起猪菜吗?搂得起柴吗?煮得起食吗?

我说,我不用搂柴煮食,我是现代化养猪,喂饲料,菜也生着吃。

爷爷说,没听说过!

奶奶说,你快醒醒吧!就算天上掉下来这多猪,你在哪儿养呢?

我说,咱家不是有块地吗?我圈起来在那儿养!

话音没落,大人一起瞪眼,那是命根子!种上一年好赖有粮吃,让你弄废了,全家喝西北风吗?

我说,那点儿地种得再好也只够吃,一辈子都抬不起头。拿来养猪就不一样!李叔也是农民,也跟我一样念不起书,可人家现在过的啥日子?你们知道吗!

说着,我哇的一声哭了!

我边哭边说,猪我养定了,就是悬崖我也要跳!

听我这样一说,全家一下子软了。

想到我几年来为家里拼命挣钱,决定把地拿出来。

爷爷最后叹了一口气,唉,如果你搞不好,往后家里的粮食到哪里去找?

其实,爷爷说的很对。在这山连山的地方,田地好珍贵,家家都靠这一块地吃饭。

我说,爷爷,我一定会搞好的。到时候就不是靠这点儿地吃饭的事儿了,是要脱贫走富裕路了。

爷爷摇摇头,没再说什么。

我开始计划钱了。要修猪圈,又要买猪,李叔给的8000块是不够的。跟谁借呢?我就找到了小姨。她是国家工作人员,就是公务员,理念好一些。我说你能借我4000块钱吗?小姨想了想,我知道你要养猪,我支持你。这钱以后你能还就还上,还不上也没关系。我说我有这个信心,一两年肯定会还你。

我家的地在山上,修猪圈就把李叔的钱用光了,还欠了施工方的。我说,放心,以后一定还上。

有了圈就开始买猪了。手上只有4000块,能买什么猪呢?来到种猪场,我看花了眼。一问价,惊得舌头吐出来收不回。那时候,一只品种猪好贵好贵,100斤以上的要上万块。要买当然还是大的好,但我买不起。而且,就是买小的也只够买一只。要发展养猪,特别是要用上人工配种技术,只能先买公猪了。我真可怜呀,手上攥着这点儿钱,选来选去,买了一只才满双月的小猪,只有40斤。这小猪我要喂一年才能起精子。没办法,买!

后来,我又厚着脸皮,跟熟人借了2000块,买了一只小母猪。

我心中伟大的创业,就从两头可怜的小猪开始了。

山上没水,更没电。水要到山下挑,手电就是电。

晚上,猪睡在圈里,我紧挨着猪睡在圈外的巷道。那时候,有人会偷猪的。我不跟猪睡在一起,晚上猪被偷了咋办?我把木板铺到地上当床,人就裹着被子睡在上面。

睡在山上好安静啊,静得吓人。可是,夜深了,起风了。风中传来咕咕咕的叫声,不知是鸟还是兽。这叫声让我害怕了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半夜,忽然听到哗啦哗啦的脚步声。

我大声问,谁?

没人回答。

脚步停在圈外,半天没动静。

我吓哭了。

哭着哭着,我一咬牙,英足,你哭什么?你怕什么?无非就是个死!你不是说了就是悬崖你也跳吗?现在咋了?害怕了?不敢跳了?要退缩吗?

不,再咋样,我也不能退。退了,家人笑话,村里人也笑话。

就这样,在大山上里,一个女人,两头猪。

白天。黑夜。下雨。刮风。

人争气,猪也争气。一年后,猪长大了。人工配种成功,母猪一窝就下了十多只!吱吱叫着,可爱的,快乐的。

有一天,我看着这窝小猪,突发奇想,这些小猪要长大了,那得多长时间呢?什么时候才能还债?什么时候才能淘到第一桶金?哪怕是一小桶!我掌握的这门配种技术,简便易行,成功率高。如果推广开,不就能很快转化成经济效益吗?我们家乡的百姓,现在喂的都不是品种猪,说白了就是近亲猪,自家养的猪自家配种。下的崽既不好看又长得慢。条件好一点儿的,花钱请人家赶公猪过来。往往是猪赶来了,钱花了,没配上。我的公猪是品种,不敢说一配一成功,但八九不离十。只要下了崽,老百姓一看眼就亮了,绝对跟他们自己的不同。为了推广,我也不多要,配一次80块,家家都能承受。

可是,我又一想,在这封闭的山村,谁家都没听说过这个事,哪里会相信呢?要做,就要从熟人开始。俗话说,骗子杀熟。可我不是骗子,我是天使!

我想来想去,想到同学小吴家养了一头母猪,正是发情期,配种肯定能成功。

我下了山,来到小吴家,找到小吴,跟她说了自己的想法。小吴听了又惊又喜,就带我去见她爹。

我说,吴大叔,我给你家的母猪配种吧!

吴大叔说,好啊,我正着急呢!你啥时候赶公猪来?

我笑了,说,我不用赶公猪就能配。

吴大叔两眼瞪成牛,啊?不用赶公猪就能配,你说什么呢?英足啊,你外出打工学会骗人啦?

我说,大叔,我不会骗你的。这样吧,我先不要你的钱,配成下崽了你再给我,行不?

吴大叔眨巴眨巴两只牛眼,这行,我倒要看看你咋耍我!

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推广的这第一家。

吴大叔点头了,我就动手了。

过了几天,大叔的老伴儿吴大妈赶集,碰上了我爹,离老远就尖起嘴巴叫,隆大哥,厉害了你的闺女!

我爹吓了一跳,她一个毛丫头怎么厉害了?

毛丫头?吴大妈的手尖尖地指过来,她骗人骗钱骗到我家来了,拿了小小一瓶水就要来配猪,张口80块!幸亏我家那位多个心眼儿没给她!这毛丫头,真够毛的!隆大哥,你闺女外出几年学了坏东西,你要好好说说她!

那个时候,街上没有车,都是走路,一帮一帮地走路。他们看到吴大妈指着我爹乱叫,都停下脚来。

我爹哪儿还有心思赶集,低头不语。

吴大妈还没完,一看人多了,嗓门儿提高八度,你回去告诉你闺女,以后别再骗人了,要骗就到外面去骗,别骗本村的,让村里人看不起她!

我爹像疯了一样跑回家,跑上山,指着我一顿骂,恨不得抬手要打。

我说,爹,我没有骗人。你看到了,我这一窝小猪。

你自己搞搞就算了,还去骗别人,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放!

我说,爹,你先别骂了,我真的没有骗他们。猪差不多四个月就下了。你再见到吴大妈就跟她说,让他们一家人注意观察母猪的肚子,看到它肚子慢慢大了就全知道了。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。

爹说,我还哪儿有脸去见人家?说出大天人家也不信!

我没有再回嘴。

过了一个多月。我在街上碰到吴大叔,大叔,你家猪咋样?

吴大叔抓着脑壳,这些日子也许我喂多了,肚子有点儿鼓。

我说,你们好好观察吧,好好喂它吧。

又过了两个多月。一天,吴大妈慌里慌张地跑到我家,迎面撞上我爹,直着嗓门儿叫,你闺女呢?

我爹一看来者不善,忙说,她没在家。

没在家?跑了和尚跑不了庙!

吴大妈说完,扭头就往山上跑。

爹不放心,怕她打我,就跟在后面追。

追到山上,只听吴大妈离猪圈老远就喊,英足闺女,大妈错怪你了!我家的猪下崽了!12只,12只啊,个个滚瓜烂圆,一色白色的!以前我家的猪崽耳朵都是塌下来的,现在都是往上升的,好漂亮!我要给你100块!我要给你100块!

我说,大妈,谢谢你,我说好80块就80块!

跟在后边的我爹一屁股坐地上,我的那个妈呀!

打这儿以后,吴大妈成了我的活广告,家里那窝小猪成了明星。追星族踏破门槛儿,手机相机咔嚓嚓响。

吴大妈眉飞色舞,连声叫着,我根本没有看到她赶公猪来,一小瓶水水就下这么多漂亮的猪。当初,我真的不敢相信,还以为她是在骗人。我错怪了她,冤枉了她。现在,我要说正事儿了,谁想买我家的品种猪要提前预定啊!货不多,我自己还要留!

她这人就是这样,你差她把你说得差地底下,你好她给你捧到天上。她走到哪儿说到哪儿。人越多,她说得越热闹。

就这样,我一下子红了!

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

十里八乡的养猪户都来找我。

一个月光配种就挣了8000多块,别说还给人家看猪病,打防疫针。

一天到晚,我从早上走到下午还没有吃上早饭,从一家跑到另一家。那时候,我没有钱雇车,乡下人又没车,都是靠走。不管路有多远,来一个电话,我就过去。只要过去,就是宣传,就是推广。凡是我去过的村寨,从此没有了赶公猪配种的。有时,对方有车来接我,我到他们家的时候就快一些。早配早生崽,小猪卖了就能挣大钱。

我是从穷人家过来的,特别理解穷人。有时候我给人家配种,看到旁边站着好几个老乡,眼巴巴的。我以为他们是来配种的,他们摇摇头说,我们买不起猪啊。虽然买一只小猪并不要很多钱,但是他们买不起,他们没有钱。我说,如果你们真的想养,就到我那儿去把小猪抱回来吧。我先不收你们的本钱。你们喂好了,把它卖钱了再给我。还有饲料,我也先赊给你们,等你们把猪卖了再还给我。这些老乡们一听,眼泪当时就下来了,哗啦哗啦的,让我看不下去。

说老实话,他们流泪,也更坚定了我往前走的信心。

我白天忙一天,晚上回来就数钱。

掏出两个口袋来数,都是80元、100元。

数着,数着,我哭了。

边哭边数,边数边哭。

我挣了钱,还清了债,让家里人有了笑脸。

但是,我冲着黑暗的大山喊,这不是我的初衷,不是!我要建一个养猪场,把猪多多地养起来!

根据我家的人口,又没有地种,靠我刚刚启动的收入,还是不行,被村里评为贫困户。爹妈还是抬不起头来。

没过多久,习主席来了,精准扶贫的春风吹进山寨,绣球抛给了我,银行送来了扶贫贷款的支票。

我喜出望外!

建猪场的愿望实现了!

很快的,在那绿水青山的深处,在那白云缥缈的地方,一座现代化的猪场建起来了。我养的猪,最多时达到了2700头!

爷爷说,当真成百上千了!

我当时养了两种猪,一种是圈养的,一种是放养的,叫湘西黑猪。放到山上,让它们自己去长。喂完早饭就把它们放出去。晚上要喂饭了,吹个哨子又跑回来了。放养的猪很少喂饲料,它们也不怎么吃。它们在山上吃草,抠土里的虫,回来也不那么饿了,回来我喂点儿玉米,甩到那里给它吃就行了。因为它很省饲料,我就多多喂这些猪。这些猪喂久了跟人一样,也有灵气。差不多下午三点半它们都集中到附近,等我吹哨子,一吹都来了,不要去找它,不要管它。只要把山围了就行。也有的猪走得太远,找不到路回来,就变成野猪了。湘西黑猪虽然养起来轻松省钱,可它们也有不足,每天在山里跑来跑去,一年了才长200斤。而圈养的四个月就能长到200斤。但是,湘西黑猪精肉多肥的少,肉好香的,一卖起来就知道价格不同了。圈养的猪卖8块钱一斤,它们要卖15块钱一斤。因为是放养的,原生态的,价钱虽然贵,但是特别受欢迎。一到过年,不少单位都到我这里来订。不问多少价,只要问多少斤?我说了,他们就给钱。我一年就喂一批,明年再说。那时候,我把玉米放到山上,野猪闻到味儿也过来了。湘西黑猪有时候配了野猪的种,生下来的小猪嘴巴好长,红的,黄的,白的,黑的。好好看,好可爱。很多人到我这里来参观,问我这是什么猪?我就跟他们说,这是湘西黑猪跟野猪配的杂交野猪。他们都笑死了,说从没有看见过这么好看的猪!这些猪虽然成了半野猪,但仍然很乖,一听我吹哨子就都过来了。杂交野猪的价钱更贵些,但是买家疯抢,供不应求。

养猪虽然没有很高的技术,但是我做得多了,说到哪一方面我都清楚。从我跟李叔学的时候起,到现在已经养了20多年了。

经济收入如何?只要看看全家人的笑脸。

我的姐妹们,现在都是国家工作人员了。她们没有辜负爹妈,更没有辜负我。

爷爷说,我这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猪啊!

妈说,我看花了眼。可是,我看清了,个个都是猪啊!

说着,她就流泪了。

那泪水,不是流出来的,是大坨大坨掉下来的。

讲到这儿,隆英足停了下来。

李老师,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

我知道,随着十八洞村旅游事业的蓬勃开展,隆英足,这个传奇的苗家女儿又把目光投向了开发农家乐。

我说,英足,我没什么问的了,我只想说,你的名字起得太好了!

她笑了,我的名字起得有什么好呢?

我说,英雄永不停足!

Baidu
sogou